搜尋

多学科团队MDT与美国专家一起拯救昏迷亚洲患者

2019年6月12日,北京时间12:30-13:00,Medebound HEALTH对一名昏迷2小时的54岁男性患者进行了多学科团队会诊,孙宇征主任纽约长老会医院神经内科、当地 ICU 专家、当地麻醉师 ECMO 专家、主治医生和患者家属。

Video consultation




患者主治医师: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这个亚低温治疗现在是72小时,还需要进一步控制他的体温在34-36度之间吗?


主治ICU专家:大脑在实现阶段的治疗温度总是低于较高的温度,希望更大。体温升至 37-38 度对患者不利。


美国神经病学专家孙教授:没错。


ICU专科医生:既然需要治疗,现在没必要这么低。我认为35度是一个相对安全的温度。


中国麻醉科ECMO专家:脑保护一般前三天有用,后面三天其实没什么价值。对于后者,需要通过将患者的大脑功能恢复到正常体温来评估其大脑功能。


美国神经病学专家孙教授:是的,脑保护72小时最有用。评估时,温度要提高到36度以上。


这是一场跨越空间、时间和学科的医学专业人士之间的对话。


北京时间2019年6月12日12:30-13:00,Medebound HEALTH为一名昏迷2小时的54岁男性患者进行多学科团队MDT会诊,孙宇正主任纽约长老会医院神经内科主治ICU专家、体外膜肺氧合主治麻醉师、ECMO专家、主治医生和患者家属。


患者

6月8日

7时30分,患者家属发现他躺在地板上,无法呼吸。面部和嘴巴发绀,无肢体抽搐,大便失禁,家属紧急心肺复苏,患者发绀缓解,但仍昏迷。经过一系列心肺复苏术和球囊辅助通气测试后,心电图显示心室停止和瞳孔散大。最后,进行器官支持治疗,如 ECMO、LABP、CRRT、呼吸机和血管活性药物。


6月12日

患者生命体征不稳定,昏迷,无自主呼吸,气管插管,辅助通气,双侧瞳孔直径约4-5mm,对光反射消失。


看着躺在重症监护室的病人,病人家属感到很无奈,因为他的眼睛紧闭着,没有任何动静和表情。所以他们把目光转向了Medebound,转向美国先进的医疗技术,向美国著名医生寻求建议。


6月10日,患者家属向Medebound AP Medical Centre发送视频会诊请求,帮助评估患者病情,向美国医生寻求更好的治疗建议。


应患者家属的要求,Medebound仅用了两天时间就成功组织了与中美专家的多学科视频会议。在短短两天的时间里,工作包括遴选、任命中美专家,征集、组织、翻译、安排视频咨询。最终,由美国顶级神经科医生、ICU主治专家、麻醉主治医师组成MDT团队,于6月12日在成都、深圳、纽约同时远程进行。


视频咨询摘录


美国神经内科专家孙教授:我了解了病人的全貌,他的情况很严重。如果心脏停止跳动,大脑后部没有供血,时间长了大脑就会遭受不可逆的脑损伤。


我现在看到的病人的一般情况是不能自主呼吸,瞳孔散大,没有光反射,延髓可能没有反射。我对此不太确定。所以现在我们讨论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可逆的,还没有正式的脑死亡,这让我们可以进行一些脑部康复。另一种可能是缺氧持续时间过长,导致大脑中的髓质细胞死亡,这是不可逆的。如何诊断脑死亡?诊断基于三个主要要求: 1. 无脑功能; 2.髓质无神经反射; 3.无呼吸功能。如果这三个都得到了证实,那就证明病人的大脑已经完全死了。


ICU主治专家:针对这位患者目前的情况,谈谈我的看法。直到我们能够准确判断出他的大脑已经死亡,我们才应该继续为他治疗。我想对他目前的治疗包括几点: 1.大脑需要专注于亚低温疗法,并且需要确保大脑的温度不太高,并且大脑的温度全身不算太高,因为有CRRT,ECMO,我希望在35到36度之间。


美国神经病学专家孙教授:对,脑损伤的温度是35到36度。


好的。刚才ICU专家讲的很全面,他们现在用的方法都是根据病人的要求,还在维持着他的生命。最后,ICU专家的想法和我差不多。他的心脏功能,他的康复机会,他的生存机会都很渺茫,所以脑复苏的机会也很渺茫。现在,正如ICU专家所说,如果病人家属想延长病人的生命,那就由家属来决定。最后,家人还是要做出决定。不管是不是脑死亡,医院都需要根据脑死亡的标准来鉴别。所以我现在听到的是,家庭可能仍然希望发生一些奇迹,也许他们必须在几天后回来才能决定他们是否来这里进行大脑和大脑的最终评估心脏状况。如果是脑死亡,我相信医院很清楚脑死亡的标准。根据我所看到的和他所说的,病人恢复的可能性很小。这是我的意见。现在再推迟几天也没关系,因为医院也根据你家人的情况在尽力,但是过几天肯定要家人来决定要不要延期。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做脑死亡测试了。



主治ICU专家:按照目前的情况,心脏完全没有跳动,即使要长期支持也是不可能的。



美国神经病学专家孙教授:不会长久。



主治ICU专家:因为血栓很快就会长出来。所以这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美国神经病学专家孙教授:如果心脏不跳动,大脑就不太可能存活。



多学科治疗模式(MDT)是现代国际医疗保健中广受推崇的领先治疗模式。在打破学科壁垒的同时,MDT可以有效推动学科建设,利用现有的治疗方法为患者选择最合适的治疗方案。

MDT起源于1990年代的美国。在美国,一些重要的肿瘤治疗中心已经建立了MDT工作流程。美国国家癌症网络 (NCCN) 发布了肿瘤诊断指南,这些指南源自对 MDT 模型的审查。在法国、英国、德国等卫生中心相对集中的欧洲,MDT模式已成为医院卫生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由国家强制执行。


尽管MDT在许多国家实施已久,但并未得到妥善实施,并未成为医生的常规做法Medebound HEALTH 安排了与美国顶级医生和亚洲专家的多学科咨询,以检查患者的状况并为他们的家人提供最好的治疗。


关于Medebound HEALTH

Medebound HEALTH (https://www.medeboundhealth.com) 是一家全球远程医疗公司,专注于将海外患者/医生与美国医生和先进的治疗方法联系起来。 这是通过创建一个专有的符合 HIPAA 的双语远程医疗平台来实现的,该平台促进了安全的医学影像/记录翻译、传输和远程咨询; 以及强大的先进医学供应链。 凭借这个高度差异化的医师网络和双语 IT 平台以及强大的执行团队,Medebound 在亚洲的主要医院中心和保险公司等客户中获得了巨大的市场吸引力。 通过Medebound HEALTH的跨境远程会诊平台,东部地区的癌症患者只需点击几下就可以咨询美国癌症专家,患者也可以通过我们的药品物流系统轻松获得先进的药物。



立即查詢
如果您或您的親人想與美國的哈佛醫生和其他頂級專家交談 

感謝提交!

頂級醫學專家

1000多名醫師網絡

我們知道頂尖的醫生是稀缺資源也是患者治癒的希望。我們的諮詢醫生是世界一流的專家,譬如獲得了著名的Castle Connolly頂級醫生獎項,涵蓋了代表美國前1%頂級醫生。他們覆蓋70多個醫學學科專業,遍佈在美國著名醫院。

美國排名前20的醫院

Medebound HEALTH將案例發送給美國名列前茅的醫療機構其中的頂尖醫生。這些醫生在教學醫院任教,引領前沿研究,開創新的外科和治療技術。他們在美國一流院校中受訓和供職,例如約翰·霍普金斯醫院,波士頓兒童醫院和特种外科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