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美国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癌症教授视频会诊中国肺癌患者



我,42岁,2017年3月偶然发现肺癌,6月份出现肿瘤转移。经美国朋友建议,结缘于Medebound HEALTH (美联医邦)。 向我推荐了美国肺癌顶级医院哈佛大学附属麻省总医院癌症中心教授、美国临床肿瘤协会(ASCO) 肺癌临床指南协会主席、美国肺癌专家 Christopher G·Azzoli MD。与美国最有名肺癌治疗中心名医携手抗击肺癌,让我做自己命运的主人!

◆ ◆ ◆

摘 要


01. 我,今年42岁,无不良生活嗜好,身体状况一直不错。直到2017年3月偶然发现患有肺癌;

02. 2017年5月在国内接受了手术治疗,6月份复查PET-CT发现颈部淋巴结怀疑有肿瘤转移

03. 国外朋友建议我尝试咨询美国肺癌专家,之后我通过美联医邦找到了美国肺癌顶级医院哈佛大学附属麻省总医院,美联医邦向我推荐了该院的Dr. Azzoli,美国肺癌专家、美国临床肿瘤协会(ASCO)肺癌治疗指南委员会主席。


04. 我的夫人整理好国内所有的病历、最新影像学检查报告、病理学报告等资料,提交到美联医邦翻译成英文,经云平台发送给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随后我接受了与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的第一轮视频会诊;


05. 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收到我的病例资料后,根据我的提问向我回复了长篇病例解读报告文章。


06. 结合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的报告,国内医生为我积极治疗。为了确定后期的治疗方法,我们向Dr. Azzoli申请了视频会诊,经美联医邦安排,会诊安排在2017年6月。


07. 视频会诊中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分析了我是否适用肺癌靶向治疗及肺癌免疫治疗,建议进行放疗和化疗。

08. 6月中旬至9月下旬,我开始了4个周期的化疗;7月底至9月下旬,化疗+胸部放疗33次;10月中旬至10月底,头部预防放射10次;


09. 肿瘤有明显缩小,全身其他各处未发现肿瘤转移,曾怀疑受累转移的淋巴结也有缩小;


10. 11月,整理视频会诊以来的治疗经历和结果传给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得到了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的第二封书面报告,再次对我的治疗方案提出有意义的建议;

11. 分享我的故事,是为了让像我一样战斗着的人们获得更大的希望战胜恐怖的肺癌。

◆ ◆ ◆

我 的 故 事


我,今年42岁,不抽烟不喝酒,一直与夫人生活在成都,每年定期参加体检,除了有点脂肪肝,没有别的健康问题。都说四十而不惑,我总以为到了这个年纪很多事情看一眼就明白了个八九分,哪知道有的事情看清了更绝望,比如癌症。


确 诊

  • 2017年3月

我开始出现咳嗽,吃了些感冒药也依旧没有好转,症状时断时续。后来恰逢体检去拍了CT,医生一看到我片子,脸色一沉,我的心也随之落入冰窖。CT 结果显示左肺1.8cm 大小病变,以及3cm 大小的纵膈淋巴结和左侧肺门淋巴结。

生病了总归要治疗,我在成都最好的医院托人挂号办理入院,前一个月每日奔波在内科、外科、影像科、检验科等等数不清的科室。医院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于无声处消磨掉你大把时间,甚至消耗你大部分耐性,逐渐逼迫你显露出暴躁绝望的一面。

  • 2017年5月

我接受了手术治疗。麻醉苏醒过后,我露出了一丝微笑,夫人问我为何,我说刚刚那几个小时我睡了这段时间以来最好的一觉。术后,我患病的结果更确定了。手术病理结果显示为肺癌,局部淋巴结未见肿瘤细胞,但是11 组纤维淋巴组织中发现结节。

  • 2017年6月

6月份复查显示,我颈部淋巴结好像出现了肿瘤转移!并且这又是一个很尴尬的位置,颈部外科医生认为此淋巴结太小,且并不清楚性质,如果手术会对患者颈部创伤很大,而且也不一定能在手术中找到这个部位,所以医生不建议手术;

经常夜深时我会辗转反侧,难道我的生命这么快就要走到尽头了吗?我不甘心。

我与医生的相识

然而,我还是受到世间的眷顾。一个老朋友得知了我的情况后告诉我,美国是当今世界医学最发达的地区,为何不来美国治疗肺癌呢?简单的一句话,至少给绝望中的我提供了另一种选择,思路决定出路,以前我以为中国大医院没有办法就像是到了尽头。

但出国看病毕竟不是小事,花钱事小,耽误病情事大。然而目前看来,出国治疗几乎是我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了。因此,我们决定背水一战。首先,我和夫人要确认的是我应该去美国哪个医院去看我的肺癌。

对美国医院一无所知,朋友也帮我开始了解。在网上查医院各种排名也太多了,都说是最好的,我无法选择。其实,我和夫人所关心的就是肺癌,哪个国外医院肺癌治疗有效率高、治疗手段多、专家权威、肺癌研究经费投入多,我们就相信哪个医院权威。

真心感谢我的夫人,在我无助的时候给予我默默的支持。

互联网上信息实在太多,我无法高效提取有用的资料。之后美国朋友告诉美国有一个权威医疗评鉴机构卡思克鲁力(castle connolly),美国医生的权威最高奖项之一。在国内有跟其合作的机构美联医邦(medebound)。因此,我选择了美联医邦这个平台,美联医邦告诉我可以考虑;哈佛大学附属麻省总医院。


我们了解到MGH早在1925年就建立了全球第一家肿瘤门诊,医学上常用的X光、MRI、PET-CT均是这个医院在全球首先使用,之后推广到各个国家;也是该院在全球最先开展了癌症的基因检测与分型,肺癌患者几乎都知道的易瑞沙也是该院做的研发;EGFR、ALK等基因突变也是该院首先发现;医院还拥有美国第一家和目前全球最大的质子刀放疗中心(我和夫人在新闻上曾经看到上海领导去国外视察筹建质子中心,不懂医学的我们断定,这个技术应该对肺癌是有用的)。

医院设备再好,还需要考察一下专家。关于Dr. Azzoli,在美国的朋友帮我了解到他是美国临床肿瘤协会(ASCO)肺癌治疗指南委员会主席,制定国际肺癌治疗指南的最高权威专家。由此,我们相信麻省总医院肺癌中心是全美最权威的肺癌治疗中心了。


美联医邦工作人员告诉我,赴美就医花费大,前期可以考虑用一种特殊的方式看病——视频会诊

与医生的会面


  • 2017年6月20日

这天对我们而言非常特殊。在得到第一次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的书面报告后,我们再次向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申请视频会诊,会诊就安排在这一天。我的妻子替我出席了此次的会诊,国内主治医生也参与到此次的会面。前期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已经通过美联医邦工作人员拿到了我的所有国内治疗的病历、最新影像学检查报告、病理学报告等资料。


视频会诊长达30分钟,全是自由提问的时间。

综合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第一次的书面报告:患者所得肺癌是一种具有高度转移潜力的高级别癌症,而一旦出现癌症转移性复发,基本上就无法治愈了,所以该开始接受放化疗了。我和妻子原本心里还因为对化疗有恐惧而犹豫不决,听到他这么说我立马坚定了决心。之后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给出了他为我制定的化疗方案,考虑到我那个肿大的颈部淋巴结,他当机立断,建议我必须同时接受胸部放疗以及头部预防性放疗。


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并对当前美国流行的肺癌靶向治疗和肺癌免疫治疗对我疾病的适用性作了分析,靶向药物和免疫药物使用时的注意事项,美国目前所进行的肺癌临床试验,及我参加美国临床试验的利弊分析。

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说:肺癌靶向治疗是一种药物治疗,主要作用于我们发现的致肿瘤的突变基因。鉴于患者的情况,目前我认为只有3%~5%的机会找到一个药物靶点。

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说:免疫治疗目前已经被应用于肺癌。我认为肺癌免疫治疗的疗效比肺癌靶向治疗好。目前还没有FDA批准的患者所得肺癌的免疫治疗药物。但贰期临床试验的结果表明此药对于肺癌和胸腺癌是有作用的。在美国我们有权限为肺癌患者用这个药。


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说:就该患者实际情况而言,该患者目前需要的是标准的、顺铂+依托泊苷联合辅助化疗;若能及时接受辅助化疗,以及放疗(如果适用),那么仍有较高的治愈可能,希望该患者能度过这一难关。


就这样,我开始逐步接受放化疗,个中的滋味自然不必多说。


  • 2017年11月

11月,我将近四个月的治疗经历和结果发给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得到了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的第二次书面报告。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肯定了近四个月的治疗效果,我的肿瘤都有缩小的迹象,表明当前的放化疗方案可行,副作用也在可控范围内!因此不需要做特别的改动,只需要保持密切随访即可。美国肺癌专家Dr. Azzoli在报告中鼓励我说这是一场持久战,你要坚持下去,相信一定能够获得这场战役的胜利。

人生路漫漫,考验何其多!但是任何时候都不应放弃希望,不经意间,美联医邦给我打开了一扇希望之窗一样。通过分享我的经历,只想能让与我有相同遭遇的人收获一份希望。


美联医邦作为美国权威名医评鉴机构战略合作伙伴,依托美国世界顶级前5%尖端医疗资源,不断为中国患者带来罕见病治疗领域最权威、最先进的医疗信息。我们致力于以互联网为中心的医患交流和远程咨询平台,对接全美上万名最顶尖TOP5%、跨72个专业领军医生资源,致力于做好中美医疗连接的使者。给患者和家属一份内心的踏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备注:上述叙述在患者同意的情况下发布。


关于Medebound HEALTH

Medebound HEALTH (https://www.medeboundhealth.com) 是一家全球远程医疗公司,专注于将海外患者/医生与美国医生和先进的治疗方法联系起来。 这是通过创建一个专有的符合 HIPAA 的双语远程医疗平台来实现的,该平台促进了安全的医学影像/记录翻译、传输和远程咨询; 以及强大的先进医学供应链。 凭借这个高度差异化的医师网络和双语 IT 平台以及强大的执行团队,Medebound 在亚洲的主要医院中心和保险公司等客户中获得了巨大的市场吸引力。 通过Medebound HEALTH的跨境远程会诊平台,地区的癌症患者只需点击以咨询美国癌症专家,患者也可以通过我们的药品物流系统轻松获得先进的药物。

立即查詢
如果您或您的親人想與美國的哈佛醫生和其他頂級專家交談 

感謝提交!

頂級醫學專家

1000多名醫師網絡

我們知道頂尖的醫生是稀缺資源也是患者治癒的希望。我們的諮詢醫生是世界一流的專家,譬如獲得了著名的Castle Connolly頂級醫生獎項,涵蓋了代表美國前1%頂級醫生。他們覆蓋70多個醫學學科專業,遍佈在美國著名醫院。

美國排名前20的醫院

Medebound HEALTH將案例發送給美國名列前茅的醫療機構其中的頂尖醫生。這些醫生在教學醫院任教,引領前沿研究,開創新的外科和治療技術。他們在美國一流院校中受訓和供職,例如約翰·霍普金斯醫院,波士頓兒童醫院和特种外科醫院。